签证200优惠券
首页>攻略游记>温哥华的山山水水

温哥华的山山水水

07/22/2011 20:10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1349) 收藏文章

直到飞机开始下降,透过舷窗看到了温哥华的山山水水,新鲜感、好奇心才一股脑地从心底蹦了出来,加拿大首发团的行程此刻正式拉开。

“蓝,天真蓝”,飞机即将降落,透过舷窗望去不由得感叹,再往下看,则一下子被温哥华的山水所震撼,一片绿山跟着一片绿山,一片蓝海连着一片蓝海,山形水廓绝无重复,诉说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些山水相绕,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峡湾,山顶高处积雪覆盖,其下通体深绿,遍布树木。曾经在地中海上空也看到过类似的峡湾交错、海岸曲折,但地中海的山上、海边点缀着花花绿绿的房子,写满了人类的文明,而温哥华的山山水水从飞机上看下去则好似是人类的处女地,连绵的山峦中看不到人类的痕迹,大大小小的水面上也只是偶尔留下一道轮船荡起的涟漪。睁大眼睛浏览着一晃而过的绿山、蓝海,生怕漏掉一丁点的惊喜,心里闪现着一个个念头:这座山峰的山顶是平还是陡?那片海到底有没有鲸鱼?

亲近扑面,主客难分

走下飞机,机场过道标牌上的“温哥华欢迎你”6个简体汉字、欢迎首发团的中文海报一下子赶走了陌生感,此外,行李指引、出口也都有中文标识。机场广播里不时传出普通话,即使英语广播也好似有着中式英语的痕迹。来到海关,一溜并排着五六个入口,令人放松的是每个入口都有一个老外和一个中式面孔,前方也有一个专门用普通话和粤语服务的窗口。

出了机场,温哥华大街上的中文痕迹多得出乎意料,北京同仁堂、大四川餐厅之类的招牌比比皆是,餐馆、商店、修车铺、中医、律师等等各行各业。尤其是到了温哥华的唐人街,只说中文就全都能搞定。其实不只是温哥华,在多伦多、蒙特利尔、渥太华、维多利亚市这些加拿大大一些的城市都有相当规模的唐人街。这与一段令人心酸的历史有关。19世纪末,加拿大修建西部铁路,上万名华工离乡背井,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完成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修筑。铁路完工时,只剩下了几千人。然而事后这批华工被抛弃,饱受歧视,虐待,无法回国,只得在加拿大留了下来,他们聚居的地方也慢慢形成了唐人街。现在的加拿大政府已专门就那段不光彩的历史道歉,在温哥华、多伦多都有华工纪念碑。

不仅满眼的中文招牌、华人面孔使人亲切,各地的中餐馆也使我们的胃变得踏实。其中尤以温哥华的麒麟餐厅令人印象深刻。麒麟是温哥华数一数二的中餐厅,在全市有好几家店。18日整个首发团300多人的招待晚餐、20日我们团队的午餐分别安排在这家餐厅的两个店。这家店菜的味道自不待言,单是服务员分汤的功夫就令人眼前一亮。在杯盘碗筷中勺子上下翻飞,两个来回就将一盆汤分得干干净净,分量相当,决不拖泥带水。还有那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中服务员热情的应答,麻利的身手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城小野大,眼净心宽

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待久了,就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城市生活就应该是高楼大厦、人来人往,而加拿大彻底颠覆了我的这个看法。

抵达温哥华后住进了机场旁边的一个酒店。晚上无事出去遛弯,也想顺便找个地方喝杯咖啡、聊聊天,谁知转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一家咖啡店。马路上倒是灯火通明,但两边房舍稀疏、灯光点点,一家家离得都有一段距离。偶尔有一两处亮堂一些,也是关着门的家具店,没有人影。最后还是在酒店里的咖啡吧坐了坐。白天一早怀着一丝好奇上了路,期待着马上揭开温哥华的面纱。车行路上,好像是进了一座大花园,草地、鲜花、树木,人们的房屋就像是花园里的一个道具。两边的房子并不小,二楼独栋是这里的主流,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草坪,房子设计各有特色,绝不重样。大巴穿过一条条街道,很少看到人,零散停在路边的汽车是这里的主角。温哥华也有一个高楼林立的市中心,但分布在四周的二层小楼更受人们的欢迎,相当一部分温哥华人住在这样的屋子里。这种宽敞、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吸引了大量的华人移民,伊丽莎白女王公园附近就是华人聚居的地方。女王公园建在一座小山上,占地52英亩,是加拿大第一座植物展示园,优美的环境、新鲜的空气使这里的住宅成为抢手货。我们参观公园的时候正是晨练时间,散步的、遛狗的、打太极拳的,几乎全是华人,感觉一下子又回到了国内。

在加拿大不仅普通人住得宽敞,富人的住宅也和我们国内的别墅很不同。在魁北克,大巴在前往老城的路上经过了一大片富人区,大树成行的宽敞马路两边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一列列的别墅,房子并不大,但设计精巧,有古堡样式,有现代设计,五花八门中体现着主人的爱好。由于是法语区,这里的别墅透着一种法式奢华。房前屋后的草地比一般的房子大不少,都经过精心修剪,许多房子爬满了爬山虎,窗户外挂着吊花。这里的人极少,与不远处人声鼎沸的魁北克老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别墅里没有警卫,也没有围墙,它们用大片的绿色、精巧的设计诉说自己所代表的生活方式。

加拿大人对自然、悠闲的追求也体现在了他们对首都渥太华的规划设计上。渥太华处处因地势就植被,打造出了一个花园式小城。其中总督府最值得一看。总督府始建于1838年,原是参与里多运河系修建的苏格兰商人麦肯的私人住宅,是当时城里数一数二的好宅子。1867年,加拿大联邦成立后,政府将其购入作为总督府。后历任总督多有扩建,将其打造成了举世闻名的加式园林。整个总督府79英亩的土地遍植草坪、鲜花、树木,10000多棵树木中枫树为主,许多大树比加拿大联邦的年龄还要大。夏天,高大的枫树、橡树将整个总督府遮盖成了一个避暑胜地;秋天,金黄的枫叶满地,将院子变成了色彩的海洋;冬天,松树、杉木为人们保持着绿色;春天,早开的花朵为世界预报着季节的轮回。

山高水长,户外天堂

抵达温哥华的第二天,当地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报道讲的是一名叫怀特的当地人独自登山时走失了,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回家,有趣的是怀特的朋友对记者讲,怀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登山者,已有数十年的经验,独自徒步是家常便饭。文章的标题是“失踪者熟悉树林”。看来无论失踪者的亲友还是记者都没有特别担心,原因很简单,加拿大人都熟悉户外运动,加拿大是户外运动者的天堂。加拿大幅员辽阔,人口稀少,雄伟挺拔的高山,曲折蜿蜒的水边,神奇冰冷的冰原都是徒步探险的好地方。加拿大很多地方都有专供人们骑车徒步的步道。成百上千的小路织成了一张巨大的户外运动网,很多知名的线路动辄几百公里。冬天来临,大雪覆盖,这些地方就又变成了加拿大滑雪的天堂。

加拿大人对户外运动的钟爱不仅体现在野外,在城市中心也能处处见到它们的痕迹。斯坦利公园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北边,以加拿大总督斯坦利之名命名。它是一个伸入海湾的半岛,一半是原始森林,一半是精心修剪的草坪、广场、印第安人的图腾柱。它以长达8.85公里的海滨步道名声在外,是温哥华人市区内的户外运动天堂,可以边运动边从不同角度欣赏温哥华。从右边的入口开始,香格里拉大酒店、冬奥会火炬柱、驶往阿拉斯加的游轮、英吉利湾、狮门桥,桥对面山上的北温哥华、西温哥华,这些温哥华的知名景点走马灯式地展现在健步者的面前。我们去的时候,公园里满是锻炼的当地人,跑步的、骑自行车的,一拨拨地经过,甚是热闹。不仅海滨步道被当地人钟爱,公园里的原始森林也是锻炼者的好去处,原始森林里古木参天、高高低低、阡陌密布,眨眼之间就能把人从繁华尘世带到世外桃源。

山野为加拿大人提供了健步、骑车的舒适场地,海洋、河流、湖泊则为加拿大人提供了观鲸、垂钓、玩船的广阔水域。坐渡轮从温哥华到维多利亚市需要一个多小时,由于担心坐渡轮的人多,我们早早就来到了渡口。渡口边的海水中并没有国内码头边常见的油污、垃圾,几只水鸟在空中盘旋不时将人的视线拉向远处的轮船、白帆。渡船上风很大,穿上外套都觉得打哆嗦,但大多数人还是上了甲板,大家都不愿错过如画的风景。船在峡湾里行进,两岸是连绵不断的青山,密密麻麻的丛林中不时露出一些房子,或独居,或连成一片,设计都很精巧,想来多是用来度假的。海面上的船只多为快艇和帆船,船上的人们在悠闲地享受着他们的生活。没有碰到导游口中的鲸鱼,只远远看见了一只小海豹,但知足了,青山绿水、快艇白帆已将我迷醉。

加拿大内陆的两个著名水景尼亚加拉大瀑布、千岛湖,这次我们也都走到了,两者各有千秋,但对我而言,我更喜欢千岛湖。千岛湖位于圣劳伦斯河与五大湖的接口处,有1800多个岛屿。这些岛屿中能住人的早已被人买光,富人将他们的夏季“行宫”依岛上地势而建,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总能给人惊奇。在湖中游览,除了能领略湖面的浩淼、湖水的清澈外,还能看到长仅10米世界上最短的国境桥、神秘的耶鲁大学骷髅会的夏季度假地,诉说着忧伤的爱情故事的伯特城堡等,小岛背后的故事大大增加了千岛湖的吸引力。

古城、先驱,开拓诗篇

加拿大建国时间不长,历史称不上悠久,但新大陆开拓的血雨腥风、新国家建设的披荆斩棘使她的过往同样迷人。

魁北克老城是加拿大国土上的第一座城,它也是北美唯一还留有完整古城墙的城,因此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座老城已有402年的历史,见证了加拿大领土的你争我夺,留下了强烈的战争痕迹。亚伯拉罕平原战场公园记录着250年前那场一举鼎立北美格局的大战。战后取胜的英国人接管了法国人的地盘,走过当年英军偷袭成功的洗衣妇小道,看着那个时代的马车,想像着哪个地方是激烈肉搏,哪个地方是开始溃退,哪个地方是缴枪投降,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你死我活的年代。步入老城,战争的痕迹同样随处可见:距城门不远处一棵树的树根处依然卡着当年未爆炸的炮弹,拉沃尔大学附近的城墙拐角处摆放着的一溜大炮、魁北克下城面对河面的炮阵,告诉游人这是一座“战争之城”。这座老城里还有丘吉尔和罗斯福的塑像,二战期间两人及两国的高级军政官员,在这里举行了两次战略会议,二战的许多重大举动都与此地有关。

作为新大陆,许多事情都需要开拓,因此,在加拿大经常会看到这纪念碑、那雕塑,每个后面都是一段动人的创业故事。魁北克老城第一任总督、新法兰西时代的缔造者香普兰的雕塑依然在兵器广场上守望着他的城、他的后代。蒙特利尔麦基尔大学一进大门,就能看到草地上创始人麦基尔先生的铜像,他在欢迎着来此求学的年轻人。渥太华国会山上的联邦之父们的塑像还是那么一丝不苟,陪着他们的继任者纵论天下,管理国家。

现在的加拿大政府也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历史,新建的纪念、修复的过往不断丰富着这个国家的记忆。总督府中有一片纪念林,里面的树都是访问加拿大的各国领导人、英皇室成员、其他各界要人所栽种,其中有肯尼迪、曼德拉、戈尔巴乔夫等。这些树记录着加拿大的重大外交事件,记录着国际社会的风起云涌。同样在总督府里,还有一条玫瑰小路,每棵玫瑰纪念加拿大的一个重大事件,一条小路就是一部加拿大简史。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9-04-19 03-59-57
2019黄石早鸟!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
新濠天地线上娱乐官网